刻骨铭心

   刻骨铭心

   到明天午时,您离家已整整十年了。我认为,我已在心底的深处把您藏好了;我认为,随着的流逝我不会再;我认为,明天我已消除了用文字表达思绪的念头……可是,今夜我无法入眠,满脑子都是关于您的记忆……

   那一年,我学龄前。您用了三天时光,选了上等的小麦秸秆,为我编织了一个优美的叫驴笼,捉了好几只叫驴放在里面(一种虫豸),还每天到菜园内采摘几朵南瓜花放出来喂养。不为此外,只为逗我,哄我用饭(我从小体弱多病,不愿用饭)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,农村小孩根本就不甚么
玩具,我每天拧着装着叫驴的笼子进来在小伙伴们面前摆阔摆阔,惹得小个个围着我转,我俨然等于一个自豪的小公主……

   那一年,我读小学。到您事情单位去玩,跟在您身后走在集镇上,见到又大又黄的香梨,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,您一掉头,见我落下那末
远,督促我:“快些走,还有事”。我赶紧小跑追上您,您牵住我的手往前没走几步,就让我站在那里等您,您转身大步往回走。不一会儿,您拿着两个大大的黄香梨放在我的手里……

   那一年,我读初中。得了肾炎,我清楚的记得您拿着化验讲演一脸凝重的对说:州里病院治不了,立即转到县病院去治疗。到了县院,给我看病的医生看了一下化验讲演,当着我的面说:这小孩不消花钱治了,肾都坏了,治不好的。记得您那时不看我,也不看医生,只是坚决地说:我家卖屋子也要给她治,能治到甚么
程度就治到甚么
程度。也许是您的了彼苍,我在县病院住了三个多月的院,还真的治好了……

   那一年,我读高中。黉舍离家百十里。一个冬天的周末,我感冒了,不回家。周日午时一个人躺在宿舍里,忽然听到您那熟悉的声音,我下床翻开宿舍的门,您骑自行车来看我了,而此时,天上正飘着小雪。临走时,您塞进我手中30元钱,让我多买些好吃的,而您,就在黉舍邻近的饼滩上买了一个8分钱的烧饼当午餐
,三口并两口吃完就赶紧跨上自行车又往回赶……

   那一年,我考上。临开学前的一个晚上,您坐在院子里久久不睡,我听见您对催着您早点休息的母亲说:这能考上大学我真松了一口气,之前一直担忧她未来的,现在她能有个铁饭碗了,我的心里痛快酣畅多了,这孩子真是命大福大……

   那一年,我出嫁了。我晓得家里不多少蓄积,可您还是为我买了冰箱、沙发和自行车等一大堆货色做妆奁,这些货色在那时算是奢侈品了。我不愿要,您却一定要给我,还说家里再严重都要让我体体面面的嫁到婆家,这样婆家人就不好欺负我了……

  

   那一年,我初为人母。儿子早产,不奶水,需要按时按点喂养。上班,没富余时光,公婆年迈,没精神帮手,带孩子的事主要落在我的头上。我七手八脚、一地鸡毛。特别是夜里,孩子饿了哭闹、尿了哭闹、白日睡多了夜晚也哭闹,搞得我每天晕头转向、精疲力尽。您怕我累伤,四处托人为孩子找保姆,还不断送来我吃的货色给我补充营养……

   那一年,我的小家搞建筑。虽然经济很严重,但我坚持独立自主,不消公婆一分钱,同样也不愿跟您要钱。您晓得我的,不声不响的从恒济老家买了两大船砖头和水泥送给我,就连运费您都事先付了,为我解决了一大笔建筑费用……

   那些年,我还年迈 ,也很率性。仗着您的这份宠爱,事情上的,糊口上的牢骚,一股脑的向您宣泄,完全不顾及您的感受和担忧。错误地认为,您和母亲永久
都不会老,我永久
都邑受到您的关爱……

   十年前的那天午时,(二零零七年农历七月十五)我匆匆地赶到了病院。您悄然默默地躺在急救室的床上,任我喊得嗓子沙哑,哭得撕心裂肺,您都对我不瞅不睬、不管不问……那场景,仿若昨天,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记忆中……

   您就那样走了,走得那末
复交。一走等于十年!十年的时光会冲淡许多,我已再也不像您刚走的那些日子朝思暮想,悲痛难忍。可对您的和追想却融进了血液,深入了骨髓:有时候,走在街上,间或一瞥,仿佛看到的等于您那熟悉的身影;有时候,躺在床上,一不小心,好像听到的等于您那亲切的声音;有时候,睡在梦中,真真切切见到的等于您当年的言谈举止……

  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。自”……